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问卷调查显示广州校园暴力并不少见

http://guangdong.eol.cn/  来源:新快报  作者:  2016-12-19  字体:  

  这三个校园欺凌案例告诉你:

  大人们眼中的小打小闹 可能影响孩子整个童年

  ■专题统筹:陈红艳

  ■专题采写:新快报记者 周聪 沈逸云 实习生 钟依莎

  日前,一篇名为《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,妈妈都要带着孩子向校园霸凌说NO!》的文章在网上被广泛传播。文章作者称,自己是一名母亲,儿子是北京中关村二小的学生,刚满10岁,他在学校厕所里被同学扔带有厕纸、尿液的垃圾筐,遭遇校园欺凌。

  由此,校园欺凌现象引起社会热议。新快报记者走访广州多个学校,从多名学生、老师、校长及驻校社工了解到,在广州,近年来虽然并未出现造成广泛影响的校园暴力事件,但小范围的校园暴力并不少见。而一些并未及时处理的校园霸凌现象,对当事小孩的童年造成了较大的心理影响。

  故事 1

  由老师引起的欺凌事件

  小达今年初二,是个阳光开朗的孩子,无论对着谁都笑呵呵的。可在他笑容背后,却曾经有过一段长达六年的被欺凌的日子。每当回想起小学那段时光,他仍感到阵阵发抖。

  念小学时,小达班上有个“小霸王”。他是学校心理课主任的儿子,照小达的话说,“小霸王”在班里是为所欲为。因为小达是外地人,“小霸王”看自己不顺眼,从一年级就开始小达就受到“小霸王”的欺负。“他有事没事就来找我麻烦,叫一群人拿东西扔我,骂我,嘲笑我是外地来的。”小达恨恨地说。

  到了三年级时,沉默了三年的小达开始反抗。在一次争执中,小霸王被打了,哭着去找学校的心理课主任——小霸王的妈妈。于是心理课主任把小达拖到办公室,对小达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。其中让小达最震惊的一句是:“如果我不是老师,我就一脚踹死你。”

  说起自己被同学欺负,小达认为这是因一年级的班主任引起的。小达虽不是广州本地人,但当时读书很用工,朗读时比任何人都大声,成绩也比较好。可班主任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嘲笑小达是从外地来的。渐渐地,老师的嘲笑变成了同学的嘲笑,嘲笑又变成了偏见。

  三年级时,小达换了一个新班主任,新班主任愿意帮助小达,老师叫小达平常让着“小霸王”一点,不要对着干。同时也和小霸王进行了沟通,但这反而使“小霸王”变本加厉。“有一次我叫了一声其他同学的名字,小霸王觉得我不配叫,就冲过来打我。”小达无奈地说。

  在过去,小达的父母都不知道孩子在学校被欺负,每当小达告诉父母,父母常常认为是儿子做的不好才会引起打闹。直到五年级的时候,父母发现小达的脾气不是很好,才开始注意儿子这方面的问题,去和学校沟通,老师介入调解但效果不大。

  后来小达毕业了,跟“小霸王”分在不同的学校,与班上同学的关系也很好。但对于小学的过去,小达充满了委屈:“人的童年就一次,但我的童年却很糟糕。”

  现在在班上,每当看到有人被欺负时,小达都会上前去做和事佬。也会去给被欺凌的同学一些建议,被欺负时一定要让家长、老师重视,这个老师说不了你可以和另一个老师说,或者和校领导说,再跟家里的亲戚都说个遍,让大人意识到不能再发生这种事。因为家长学校总会觉得这只是孩子们之间的小矛盾,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,其实这对小孩子的心理伤害很大。

  故事 2

  来自“三道杠”的“威慑”

  晓丽是广州市某公办小学三年级的学生。在老师和家长的眼里,她是典型“乖乖女”,成绩好、性格佳,从一年级入学起便开始担任各种班干部职位,到三年级就已经戴上“三道杠”,成为学校的大队委。

  而在同学眼里,晓丽则是老师的“代言人”,平日里课前课后、早读午休,只要老师不在场时,她便会负责管理班级纪律。由于性格比较大咧咧,而且一直担任班干部,晓丽在同学中树立起威信。班内只要有人捣蛋或吵闹,往往只需她呵斥一声,便能“摆平”。

  这个学期的课间,班内三四名男生不守纪律,晓丽与他们发生争执。为了让这帮男生“长点记性”,晓丽与好朋友一起推搡着这些男生进了女厕,当做是“惩罚”。对于三年级的男生而言,“进女厕”是一件“丢脸”的事,再加上晓丽是班干部,当事人与旁观者均无一人敢跟老师报告。一段时间后,其中一名男生与爸爸谈心时说起这件事,家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立刻与班主任反映,事情才曝了光。

  无独有偶,目前已成年的阿佳,对“三道杠”也有阴影。童年时阿佳就读于广州某公办小学,班上的“大姐大”正是从入学起便一直担任班干部的小宁。四年级时,小宁已是校内的大队委,性格开朗但也比较霸道,喜欢发号施令。阿佳表面是小宁的好朋友,实际上却是她的“追随者”,班内大部分女生都是如此。

  四年级时,阿佳有次说了一句小宁的不好,被传到小宁耳中。小宁因此“下令”,让身边的女生都不要跟阿佳玩。从此,班内女生开始集体躲着阿佳,加上原本与男生的交集不多,阿佳在班内成为了“隐形人”,时常自己上厕所、吃午饭,课间只能坐在座位上。在那一个多月内,阿佳每天都需要说服自己去上学,每天放学离校后便松一口气。最终,受不了被孤立的阿佳在多次向小宁低头“认错”后,“封杀令”才得以解除。

  故事 3

  当年被欺负时没人为我主持公道

  小赫今年14岁,是越秀区某中学初二的学生。这名学生高高胖胖的,皮肤还黑,同学们说他像张飞。他食量大,中午一个人能吃两份饭,经常吃不饱去抢同学的饭。仗着力气大,长得魁梧,平时经常欺负别的同学,被家长们投诉。

  他曾长期欺凌一个男生,就是因为其身材矮胖,同学们都叫他“小胖墩”。小赫常在午休时把“小胖墩”拉到楼梯拐角,先是骂,接着打,一般持续5至10分钟。此外,他们也会故意扔他的书包,往他课桌上洒水。

  有一天午休时间,小赫与“小胖墩”又闹起了矛盾,他把“小胖墩”锁在教室里打了一顿。还好老师急忙前来制止,但“小胖墩”头上已经起了个大包。问起原因,小赫理直气壮地说:“谁让他嘴欠,嘴欠就该打。”

  面对这样的回答,老师也感到很无奈。原来小赫父母离异,没人管他学习,所以成绩一直很差,同学们也都不爱跟他一起玩,排挤他。他觉得很没意思,没事就喜欢撩闲,希望别人注意他,后来发现打别人能让人怕他,他就更觉得自己挺厉害,挺有自信。

  但随着了解的加深,最后小赫终于无意间说了句心里话:“以前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,谁也不替我主持公道,我觉得只有靠自己才能让别人都服我。”

  五千多名学生参与调查 部分受访者认为校园不安全

  社工机构调查发现,目前广州中小学校内有不少 被欺凌者对此选择沉默

  据新快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,校园暴力越发趋于隐蔽性,甚至连受害者本人都不知道这已经属于“欺凌”。

  目前在广州,已有不少专业社工机构针对校园欺凌展开调查与社会服务。去年年底,海珠区“青年地带”项目服务团队对广州5737名中学生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。其中有部分的受访者对于校园环境安全存在不同程度的担忧,6%的人表示曾被同学榨取金钱或者财物,有45.2%的初一新生表示曾经遭受同学言语上的恶意骚扰。

推荐给好友    我要收藏    我要纠错    我要打印

免责声明:

① 凡本站注明“稿件来源:中国教育在线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中国教育在线”,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
学校查询

eol.cn简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声明 | 招聘信息 | 京ICP证140769号 | 京ICP备12045350号 | 京网文[2017]10376-1180号 |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236号
版权所有 赛尔互联(北京)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CERNET Corporation
Mail to: webmaster@cernet.com